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蹲点日记 28岁的我变成了“大家长”_社会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7-04 06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工作的挑战、大家的情绪、安全防护……我们中铁六局10名干部,下沉到新发地周边的银地家园小区、燕保银地家园小区和期颐百年小区,肩上的担子很重。28岁的我,十几天就变成了“大家长”,我忽然感觉自己长大了。

这“大家长”还真不好当,第一天就受了委屈。

6月19日下午,我们送一批瓜果到期颐百年小区。刚进门,就被物业莫名其妙地训了一顿,对方把我们当成送货的了。当时心里真不是滋味:顶着烈日,还被人往出轰。小张要上前反驳,被我拦下了,我主动沟通说:“我们是中铁的,来送瓜果,因为急着赶往下一个工作点儿,可能没说清楚。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把你们当成配送师傅了。”我才解释了一句,物业的工作人员就不好意思了。听到这话,大家都乐了,很快成了朋友。

物业的工作人员说,小区有1000多户居民,送菜和日用品就靠你们下沉干部了。也就是从这一时刻起,我们几个人成了搬运工。

每天开着电动三轮,从隔离线往各单元门送蔬菜、物品,一栋楼就得跑两趟,送上百十来袋。一天下来,3辆车要送上百趟。

为了提高效率,我们优化了配送流程,引导超市合理分配蔬菜配送时间,让居民等待配送的时间从原来的2个小时缩减到了40分钟。

十余天相处下来,物业的工作人员再见到我们,直竖大拇指:“这群小伙子,行!”

说实在的,咱也是90后,也是家里的“宝贝”,哪会照顾人呀!头一回守护这么多居民,真是紧张,连睡觉都不踏实。我常常凌晨4点就醒了,摸出手机看一眼工作群里有没有任务,上夜班的队友会不会找我有事。一看没事儿放下手机,可再想睡就难了。

下沉社区以来,一夜醒几次成了常事,也把我这个“起床困难户”的毛病扳过来了。

来这个高风险小区之前,大家都没和家里说实情,我也是一样,怕他们担心,几次话到嘴边了又咽了回去。

“家里都挺好的吧?我最近工作太忙了,就不多联系了……”每次接到家人电话,都是简单说两句,就匆匆挂掉,生怕聊多了让他们有所察觉。只要家人安心,我也就没了牵挂,才能专心为小区的居民服务。

6月30日,新发地周边12个封闭管理的小区终于解封了。没时间缓口气儿,也没时间高兴,居民要出门,摆在眼前的问题,就是为居民制作出入证。

小小的卡片上要填写编号、住址、电话、身份证号,还要贴照片、盖章、塑封……整套流程下来,2分钟都不一定能搞定一张。再赶上塑封机老化,刚用一会儿就热得烫手,连塑料膜都烧焦了,又辣又臭的味道,隔着口罩熏得我头晕,眼睛也被呛得直流泪,又不敢用手揉,只能不停地眨眼,这下过敏性鼻炎又犯了,真是狼狈。

从中午12点一直到晚上11点多,我们几乎一刻没停,写到手酸,盯到眼花,紧赶慢赶终于将3400余张出入证制作完了!

居民等着这张证出门呢,不能耽搁!我们决定连夜把它们发给需要的居民。我蹲在单元门口的地上,猫着腰、打着手电为居民们核对信息,腿蹲麻了,换个姿势继续。直到晚上12点多,急需领证的都领走了,我们才终于下班儿了。

夜深了,回驻地的路上,碰到夜归的居民,看到我们戴的证件,对方连声说“谢谢”。

大半夜的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那一刻,真觉得之前受的辛苦、委屈都值了!